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才完成 >

轩辕坛-公车采购自主

发布时间:2019-07-03 03:3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从公务车专项治理到中央发布文件要求双十八的采购标准,再到提出公务车优先采购自主品牌,这些政策均被业内认为是自主品牌进入公务车领域的利好导向。今年以来,沃尔沃以“自有”品牌身份成为中央领导用车、地方政府已奥迪为首的公务车进行统一拍卖。这一系列的 “公车采购自主进行时”让我们更加期待公车自主品牌春天快点来临。本期轩辕坛,凤凰汽车邀请政府采购中心领导、专家和媒体共同探讨公车采购自主品牌的未来。

  主持人:聚焦行业大势,把脉车市走势,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轩辕坛,从公务车专项治理到中央发布文件要求双十八的采购标准,再到提出公务车优先采购自主品牌,一系列的改革措施背后是否意味着自主公务车的春天已经来临,今天我们就请到了三位嘉宾共同探讨公务车采购自主的话题,首先第一位,内蒙古自治区政府采购中心主任刘恒斌先生。

  刘恒斌:这几年车改以来,我们车辆整顿按照新的标准和新的车编在进行整顿,所以整顿期间按照自治区的要求就是一律不许再购置公车,所以这几年公车采购很少,只是一些新批的预算单位或者新成立的单位因为工作需要采购,我们跟往年相比我们连10%都不够。但是最近这个工作有了一些新的气象,自治区对超标车按照中央的八项规定和这次开展群众路线教育活动的这个要求进行了专项的清理,就是我们把奥迪还有一些大排量的价值高的超过100万的这些越野车进行了封存,要求统一收起来,拍卖,拍卖以后按照新的标准,双十八的标准和车辆新核定的编制重新配制。所以这样就给我们车辆采购提供了一个市场,等于我们的工作,因为政府采购必须在政府这个工作的先行一步,所以最近我们正在着手开展汽车采购的一些准备工作。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咱们封存或者拍卖,是否意味着以后也不会采购像类似于奥迪或一些大排量的进口车这种情况?

  刘恒斌:那是肯定的,因为按照标准,奥迪它一个排量是2.0的,再一个,价格都是30多万,40万的。所以这次就是全部清理。

  主持人:胡总编,我想问您一下,因为您可能报道的车辆采购的标也很多,目前公务车市场的一个趋势是什么样的?

  胡志敏:趋势,我想在谈公务车春天是否来临有一个前提,我想分享几组数据,这几组数据可以看出未来公务车采购的一个现实情况。首先第一组数据,我想咱们在探讨公务车采购的时候应该了解一下现在的整个汽车市场。实际上很多人认为现在汽车市场是一片红海,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据相关的报告数据显示,中国现在对于自主品牌来讲它面临的可能还不是竞争而是生存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讲,首先这里有几个数据,我想可以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首先第一个数据,就是中国占了全球四分之一的市场,也就是说中国的汽车市场现在已经成为全球的一个战略市场,对于所有的品牌,不管是外资还是合资还是中国的自主品牌。另外,有一组数据我想也很有意思,就是中国的市场每年以6%的速度在增长,保守估计,中国的汽车市场大概有3000万的本土化需求。

  另外,还有一组很有意思的数据,自主品牌占了中国汽车市场的30%,占了15%的销售额,另外是15%的利润。我想从组数据可以看出来中国的这种自主品牌现在面临着一个国际品牌的正规军或者叫国际化军团的围剿。所以说自主品牌现在面临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就是生存危机的问题。

  另外,我想大家可能关注公务车,为什么关注公务车,公务车的这种市场到底容量有多大,我想我们也可以给大家做一个分享。根据财政部的统计数据,在2003年的时候公务车大概是14万台,350个亿,2004年的时候就达到了20万台,将近400亿,之后每年基本上以一个100亿的规模在递增,现在规模大概在1000亿左右。

  胡志敏:公务车到底占整个车的市场的比例大概在5%到10%之间。当然,另外有一组数据应该是占8%。所以我想刚才通过几组数据,您刚才提到一个趋势的问题,我想这几组数据应该就能看出一些端倪。首先,中国车市场是一个很战略的市场。另外,公务车市场占比如果达到8%,就以为着这个市场对任何一个品牌来讲也是一个战略市场,当然有人提到得公务车者得天下,当然可能有点夸大。但是从客观上讲,公务车采购已经成为所有品牌一个大的关注的焦点。

  徐焕东:这个话具体怎么说认同,也很难说,因为毕竟公务车它不是最主力的,但是它有导向作用。说起公务车,自主品牌采购春天是否来临或者怎么样,其实自主品牌车,公务车的采购问题,我们本不应该讨论,本来是没有问题的,怎么叫没有问题呢,作为政府来讲,你要用车,如果有自主品牌的车或者有自己国产车首先就要用自己的车,所以讨论现在的春天是因为过去是冬天,对自主品牌来讲是寒冬,寒冬中的寒冬。

  另外,我们也知道我们国家现在私人车多了,在过去公务车是小汽车或者车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现在慢慢比例下降了。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都知道我们过去在改革开放之初到处合资,总搞和企业,你只要合资就可以免税,就可以减税,结果我们的国有企业,几个大企业基本上走上了加工、组装或者借别人的皮,拉大旗作虎皮。

  所以你看我们几大国有汽车制造公司都在生产外国品牌,自己的品牌生产的非常少。这是一个生产的。作为购买者来讲,也基本上都在买外国品牌或者说合资品牌,这个里面本来是不应该有问题的,但是我们因为过去太多买外面的,所以大家就提出这么一个问题来,这是我们要首先考虑的冬天,我们是否继续寒冬,还是冬天过去是春天,这是我们要说的第一个问题。

  刘恒斌:其实徐老师刚才说这个冬天春天,我觉得已经讲的是对自主品牌的车。实际上过去我们在改革开放之前,我们都是自己的车,要么就是进口,要么就是自己研发,自己生产,但是这几年因为合资,把这个车就全部变成了合资品牌。这几年我们随着市场的发展,我们一些车企,就是自己的一些品牌的车逐步出来了。

  但是这些品牌我们也应该看,有些是叫自主品牌的,但是它的技术,它里边的零配件并不完全是国产的,所以我想国产和自主品牌还不能划等号。所以说我们在对自主品牌的认识上,我觉得我们应该明确这一点。

  徐焕东:应该是这样,刘主任,就是最核心的技术应该是自主知识产权的。就说你这个东西,比如我起个品牌,但是我也用人家的技术,恐怕产权还是人家的,那就不行。如果我这个东西,现在这个产权或者我完全买下来了,或者就是我研发的,那这个应该是判定它的一个核心内容,就是我这个知识产权也都主要是我自主的。

  主持人:因为日前中央的某个机关也采购了车辆,它现在是这样,入围20家,其中15家都是自主品牌,您认为它这是一个特殊的情况,还是您认为之后的自主比例也会逐步去上升?

  刘恒斌:我觉得从政府机关用车来说,一个是现在我们有一个新的标准了,双十八。再一个,从整顿工作作风,反对奢华,就是四封,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我们提倡或者优先购买自主产权的或者优先购买我们自主品牌的车,我觉得这个是无可非议的。从国际惯例来讲好多国家也都这么做,所以我们借这次东风,所以我觉得我们来优先购买自主知识产权或者自主品牌的车,我觉得这个应该是一个方向。

  所以我感觉到跟过去相比,我们现在这方面可能提倡的更多了,所以我觉得这也是我们春天来临的一种感觉。

  主持人:胡先生,除了刚才我说到的这个中央机关的采购,您了解到的目前的采购比例,自主产权的一个比例,一个趋势是什么样的?

  胡志敏:这个比例其实从我们研究的角度来讲,我们公共采购舆情网也做了一些公务车的采购监测数据,从我们了解的各个地方来讲,把自主品牌作为未来公务车采购的一个主流方向,其实这个信号已经是很明显了。未来公务车采购的一个主流方向,其实这个信号已经是很明确了,只是各地的做法不一样,您刚才提到的那个中央某机关那个采购,其实我们也基本了解那个情况,那次招标是很有意思的,我也可以跟大家做一个简单的分享。

  总共是入围了20家品牌,其中有15家是自主品牌,而且这次招标日系品牌相对是全军覆没,一家都没有入围,像宝马还有奔驰,包括奥迪,最后这种身影都没有出现。这是它的一个情况,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信号,它这次首先把新能源车也第一次纳入到这种采购的需求里去了,而且从我们看的中标结果,也基本上都是自主品牌中标的多。这是中央的情况。

  另外,从地方来讲,刚才刘主任也讲了,他们可能也在开始要计划内蒙进行公务车协议供货全省或者全区联动的这种动作。其实比如前两天山东也是全省联动公务车协议供货也已经开标了,从我们拿到的采购标书来看,里面也有一个很重要的信号,基本上都是严格执行国家的这种双十八标准,而且对这种自主品牌里面也有一些要求,当然这些要求我想可能不方便展开去谈,大概就这么一个情况,地方也在开始实施这方面的事。

  胡志敏:领导用方面沃尔沃首次入围,当然我们跟沃尔沃也沟通过,他们当时提到是以一个自有品牌的身份入围,我想自有品牌和自主品牌可能这是两个概念,当时我们选题会上我们自己内部也做过研讨,到底什么叫自有品牌,什么叫自主品牌。后来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象限的问题,就是自有品牌是包含了自主品牌,自主品牌的概念还更小一点,自有品牌是在自主品牌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包括生产,包括所有的知识产权,所有的运输,包括后期的服务全都自己来承担,大概是这么一个情况。

  徐焕东:这是新概念,我是没有听到说自有,人有自有的概念,车有没有自有的概念,我不知道。

  主持人:但是像沃尔沃这种品牌因为它有特殊性,它是被吉利完全自主来收购的,像这种品牌您认为它是自主品牌吗?

  徐焕东:那就是自主品牌,我买来了,就是属于我的,它关键是这样的,我这个东西今后不断地加工改进之后,它的知识产权还是我的,如果我是你的品牌,比如说我是哪一个品牌,但是我怎么样改进还是你的品牌,最后只要你不跟我合作,我就不能用。所以这个应该还属于自主品牌,说这个汽车够的问题,自主品牌,我想从几个角度来讲一讲,有这个机会跟网友交流。

  第一个角度,就是从民意的角度来讲,民意的角度来讲,如果说我们自己买车,那确实是自有的,当然我可以说我就是喜欢我的国产品牌或者我支持国产,但是你可以不买,那没有人谴责你,也没有人说你。但是你作为政府来讲那就不一样了,就大不一样了,因为政府拿的是纳税人的钱,现在政府买这个车一般要求民意希望你买国产车,所以刚才刘主任说的这个概念,等一会儿我再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先从民意角度来讲。

  这个里面不管哪个国家都一样的,你作为政府来讲,你花老百姓的钱,你首先应该买自己的,为什么,你拉动我的产业,促进我的产业发展,增加就业,增加利润。如果政府不买,民间它更不买,所以这是第一个,就是民众他也这个要求,而且政府引导民众对国产应该有自信,我们现在中央不是强调三个自信,理论也自信,道路也自信,制度自信。

  你所有的自信要建立在对你的一些主体的东西自信的基础上,比如说我们现在对我们国产车有没有自信,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比如说我们现在说的另一个问题,比如说国产奶粉,大家都不自信,我们的国产电脑,国产的芯片都不自信,如果13亿人渴望喝外国的奶粉,我们都渴望坐外国的车,那民众的不自信就是问题,这个东西也要政府引导,也要我们自己去做。政府民意觉醒了,说我要求你必须采购国产车,你再买外国车或者怎么样你就不对,这是第一个,民众基础。

  第二个,从哪个层面来讲呢,就是从法律制度层面来讲。法律制度层面来讲,我们说采购自主品牌车,我们还真没有完全的这样一个法律制度,我们法律制度是怎么规定的,就是要买国产,国货,就是政府采购应该买国货,本国货物工程服务,除非特别条件下你可以买外面的。

  我们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政府为什么要买车,其实不是买车,我们买的是一种运输的功能,这个运输的功能的途径还有很多方式实现,第一个,我可以不买车,我买服务行不行,我在1998年就提出来政府应该购买服务,买什么服务呢,出租服务。今天我可以打车来,我没有车也没关系,我招一下,政府也可以。这是第一个层面。

  如果说你非要买车,你买车干什么,你就跑路,那我们国产有没有自己能够实现这个功能的车呢,如果有,按照《政府采购法》第十条规定,你就应该买国货,买我们国产的。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什么是国货,所以我们刚才说国产,国货,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品牌,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概念。

  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多少年来我们并没有国货概念,没有一个法定的什么是国货的概念,那你法律上要求买国货又没有这个概念,那什么是国货呢,最可靠的就是我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品牌在我这生产,那就是国货。当你解释不了什么叫国货的时候,我就要认定一样,就是自主品牌,自主产权,如果你把国货的线划开了,划的很清楚了,比如刚才说的,中央机关有些机关买,20个入围的,有15个是自主品牌,还有5个是合资品牌,那么合资品牌,因为你现在法律上没有明确禁止不买合资的,它如果符合国货条件也可以,关键是我们迟迟出不了国货这个内容,什么是国货,没有,什么是自主知识产权的,什么是自主品牌也没有明确的定义。但是只要在我这生产,我的品牌,我的技术,当然是国货。

  所以法律制度上有两点。第一点,就是要求买国货。第二个,就是要明确国货的概念,在国货概念不明确之前,那最可靠的国货就是我自己生产的,自己品牌的,自己核心的。所以大部分倾向这样的一个内容。所以法律制度还要完善,我们现在不完善。当然你刚才讲到工信部还有几个部提出了政府采购的名单,但是这个名单它没有法律的,就是法律上它不是法律,我不是法律规定你就要买这些,他拿出来一个应该买这些,这也是一个参考价值,但是这个东西可能会给外品牌或者人家一个借口,你为什么。所以这个事情最后贯彻实施有难度。

  主持人:刘主任,正好我想问您作为一线的政府采购工作者,您认为目前自主品牌能否满足公务需求?

  主持人:就是它的车的品质或者它的一些车况什么的都是可以满足目前公务车市场的一个需求的,是吧?

  刘恒斌:对,因为从现在国家公务车配备的一些要求来说,概念上讲我们主要是叫厅局级以下,这个实际上都叫公务车,只有省级领导和部委领导可能有这个工作用的专车。

  刘恒斌:对,但是在实际配置之当中前来厅级领导甚至县级领导都不按照专车配置了,这个车的标准是越来越高。其实我们知道在文革以前那个时候我们全都是212,吉普车,那时候也不是照样吗,那个路非常差的,但是也没有影响公务。现在我们从车的品质来说,像15万左右的车,就是我们所谓自主品牌的这些车它完全可以达到我们80年代、70年代时候20万、30万车的水平,所以那就比212吉普车先进的多了。所以现在像18万的车,不用说远了,现在18万的车可以说跟五年前25万的车几乎能接近。所以在功能和配置上绝对够用。

  主持人:您作为一线多年的工作者,您认为跟合资品牌和自主品牌都打过很多的交道,您对自主品牌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就是能吸取合资品牌这块?

  刘恒斌:合资品牌和自主品牌相比较,现在自主品牌的车在性价比上相对来说是有优势的。在性能上这几年也确实通过我们引进技术,甚至像沃尔沃这样的整体购买,像最近的萨博,他们在萨博平台上引进的绅宝,像这些车基本上都是购买国外的技术就变成自己的,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研发,提高,提升,很快地能够提升我们的技术水平。

  另外,还有一些,比如我们在发动机,在一些技术方面,我们有自主的一些技术在不断地引进,像吉利这几年也确实有些车,包括奇瑞,这些车的技术水平可以说是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它相比合资车它有一点,可能我们的成熟度差一点,所以有时候时候有些还是比较粗糙有时候小毛病多一些,所以说这些是难免的。

  但是我觉得在使用上,在性能上应该不影响我们公车的使用,是满足我们公车要求的。作为自主品牌的车,我觉得要走的路还很多,人家说打铁还得自身硬,你首先把你的产品要搞上去,当然这有一个过程,我们还在爬坡阶段,所以这个爬坡过程当中包括营销战略,我们的营销策略,还有我们车的选型。我同意徐老师的意见,就是我们自主品牌的车不一定在市场上占多大的份额,但是政府如果要优先用,政府在整个市场中也不是占绝对的比例,但是他有引导作用,政府用对带动老百姓用,增加我们的自信心,我觉得这是非常有作用的。

  所以我们自主品牌的车还应该在营销策略上包括车型的选型上、设计上应该从实际的需求联系的更紧密一些,这样更满足市场的多元化要求。

  胡志敏:公务车的判断,我讲讲现实情况吧。因为今年3月份我也是作为公安部仅用车评审组成员,我是评标专家之一。我就看了一组数据,特别有意思,小轿车公安部去年大概采购了24000多辆,结果我看了一下对比,结果大众系,包括上海大众,一汽大众加起来,所有的小轿车加起来大概是23000多辆,一看24000辆,总共就产了24000辆,23000辆是大众系的。所以可以想象现在合资品牌在公务车市场的占比之高。

  胡志敏:另外,刚才刘主任也提到自主品牌其实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很好的迹象出现,首先是2009年国务院制定了汽车产业振兴计划,其中就明确提出自主品牌占比应该达到不低于50%,当然后来这个自主的进一步深化是2011年中办和国务院办联合发布了一个党政公务用车的一个管理办法,这里就提出了所谓的双十八,到了2012年有三部门联合发布了这个选型目录,而且通过这一系列的政策导向之后,我们也看到一些可喜的变化。

  举个例子,比如在今年的6月份红旗轿车H7就成为外交部长的一个座驾。另外在8月份,中直机关的协议供货里面自主品牌就成为主导了。还有北汽,比如像绅宝,它一上市它就拿到了北京市政府的大概100多辆这种公务车的订单,包括在全国海关总署有荣威的W5也入围了品牌,另外就是广汽传祺,它是入围了解放军总装备部的公务车采购项目,每年大概有1000辆的采购订单。

  所以我想刚才用数据或者用这种趋势,从这个角度来讲,自主品牌首先有一个现实的情况,竞争很激烈,但是有没有机会呢,是有机会的。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以前我们可以去理解自主品牌和合资品牌或者国外的独自品牌技术上是有差距的,但是现在这种技术都是在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且它这种服务的标准也在提高。

  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讲,我想接下来不管是品牌以及规模还有技术以及这种消费习惯上,我想自主品牌的这种春天也确实会到来,这点我想毋庸置疑,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

  徐焕东:这个春天肯定来,他说的对。刚才我讲的第二个层面,就是制度层面,制度层面实际上还包括刚才说的双十八这也是一个政策层面,我有这个要求,一下子就可能改变了很多,我还可能有其他的一些具体的要求,具体下去我们这个要求可能就多了。再一个,我要讲一下买这个车的功能行不行,也就是从我们官员也好,机关也好,他的责任感来讲,或者他应该以一个什么样的意识或者一个什么样的心态。

  实际上我们现在搞这个群众路线其中有四主义,有一个享乐主义,你说我们现在的车能不能办事,能不能履行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功能,这个东西有一次我就讲,我说看怎么说,比如我讲了,我说中央领导首先带头做国产车,有的同志就跟我说徐老师,国产车不安全怎么办,跟我提出这么一个问题,结果我给他回答了三点。

  第一点,我们如果国产车不安全,我们领导干部不能坐,那我们老百姓就也不能坐,你这块实际上是卖给老百姓的,我们领导干部一样可以坐。你要知道我们人宣誓的词里是为人民的事业,为革命的事业随时牺牲自己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们现在做这个车安全度和当年毛主席、周恩来过雪山草地,为打天下哪个更安全,你要说现在坐这个车比他当时过雪山草地还不安全,那你就没有道理,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就是我们国产的这些车,你说它的功能基本到位,如果大家都怕它不安全,都不去买的话,那它也没有上坡的机会。所以它应该有一个发展过程,从这里面我们讲作为每一个坐车的,我们过去车太多了,甚至有人说我们是车轮上的政府,一年公车消费多少多少,这都有数据的。官方公布的2000亿,民间是4000亿,我把它折中一下3000亿,如果这个3000亿我真的买自己的车,你说这个销售额有多大,而现在我们这个比例,你要记住我们自主品或者国产车批量一扩大,销售辆一扩大,别人的就这么大,压缩了,那就一正一负,所以在我这个发展壮大过程中我的技术,我的服务就会都上来,还有刚才刘主任说的它最重要的是导向作用。

  你看我们前不久有领导人的夫人提的是国产袋,马上股市的国产货都飙升了,前不久有的汽车厂也跟我介绍哪个书记来过,哪个总理来过,都来过我厂里,我说你上次告诉我哪个总理坐的就是你的车,哪个书记坐的就是你的车,那比来一万遍都强。如果领导人都坐,老百姓都跟着坐,而且上级领导坐,下级他不敢坐比上级更高的,那么一层一层的,老百姓比如说我原来做国产车我可能觉得没面子,现在我一看领导干部都坐,我觉得很有面子,而且我就可能买这个车,而且我坐的很自豪。

  在这种过程中我们发展了,壮大了,我们就更自豪。所以我们有的时候想,包括奥运会,我经常讲,奥运会这么大的国际性会议,2008年,我们街上跑的车是什么车,出租车,主要北京的出租车是什么车,不是国产车,主要的叫做北京现代,实际上是韩国现代,我们自己拿来装成北京现代。还有刚才我说的,第一,雪山草地那个。第二个,如果老百姓坐不安全,还有一点,我们见过60多年,我们13亿人,如果你国家连一个好一点的车都生产不出来,领导都觉得不安全,那你还有什么面子去坐人家的高档车呢,所以你说不过去,作为民意来讲也说不过去。

  所以我们从这些角度来讲,国家它确实要把这个东西放到很重要的内容上。所有我们的领导干部坐车,如果我们都有这个意识,我就要支持国产,你给我不是国产的我就不坐,你看他会不会,像我们刘主任的采购中心就好做多了,他想买国产货,人家还有意见呢,所以我们说在这里面要有一个领导干部的意识,第一个是民意,第二个是法律层面,这是第三个层面。

  胡志敏:其实我还要补充一个东西,我讲一个话题,就是未来公务车发展的趋势,可能在未来三年或者五年,第一个趋势,由合资为主,现在的情况是以合资为主,自主为辅,会转变成以自主为主,合资为辅的这种格局转变。第二个转变是采购模式的改变,现在各省公务车采购基本上采用的是协议供货,但是现在有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尝试对公务车进行批量采购。

  从我的角度来讲,批量采购不是不可行,而且对于这种垂直系统,比如像海关,像国税,像这种需求量比较标准化的机构是完全可以批量采购的。因为我们看到批量采购推行的结果,以PC或者打印机来看就会出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以前在政府采购市场它是品牌溢价特别高,PC,比如像惠普、戴尔这种卖的特别好,但是推行批量采购之后你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国产品牌或者说叫自主品牌,像清华同方,像长城、海尔这种,以前长城、海尔基本在政府采购是零销售,入围了完全属于陪衬,就是没有订单产生,但是现在基本上也能占到5%或者10%的市场份额。

  这就是一个销售采购模式,这种改变可能对品牌也会产生影响。举个例子,假如有一天咱们的公务车也进行批量采购,我想会降低它的品牌溢价。比如我现在一提到帕萨特,这个车它的质量就很好,但是它只是评分的方法之一。协议供货它解决不了我的品牌倾向性的问题,既然刚才徐教授也提到,公务车我们买的是它的功能而不是买它所谓的品牌溢价或者其他的一些附加值的东西。

  比如自主品牌,当你有足够的广告去投放,提高它的知名度。但是作为品牌它就有先天这种缺陷,所以我想由协议供货逐步向批量采购过渡,而且对于垂直系统要尽力地去推行一些标准化的用车需求,我想以批量采购为主,我想这是一个可以值得期待的。

  另外,还有一个新的变化,我想在公务车市场可能未来三到五年可以看得到的,就是新能源车的崛起以及在执法用车和特种用车采购比例在扩大。根据我们的监测数据显示,现在除了协议供货之外大部分公开招标的车基本上都是这种特种用车,比如像环卫,像消防,像一些特种部门的用车。

  所以我想从这个层面来讲,作为自主品牌可能路还很长,但是机会也很多,关键是看我们从哪个细分市场去抓住我的机会。我大概就表达这么多。

  徐焕东:你说的刚才我补充一点,你说的我觉得很有道理,就是采购模式它会影响这个品牌,这是非常明显的,我们做过很深入的调查。怎么调查的,比如说协议供货,你刚才不是说电脑吗,如果我有五家六家入围的,有品牌相对比较好的,大家认可度比较高的,有的比较低一点的,作为采购人他自己去买,我按这个协议自己去买,很显然他愿意买好的还是买差的。

  这里面最核心的问题是我用,但不是我掏钱,那我肯定要去买好的,我就不会买差的。但是我统一功能标准,我不管你什么品牌,你达到我功能要求,我就去批量采购,我用报价多种优势,很多品牌就有机会了。如果要是分散的几家,他就肯定找最好。

  我们做了一个什么调查,你在协议供货的时候有9项,你买这个产品,你最注重的是什么,最后弄下来,第一个就是品牌,性能,最后一个是价格,他最注重的是价格,因为要注意了,不是他掏钱,是纳税人掏钱。所以就算我有资格来买,我肯定买好的,我用嘛。所以这个带有一定的必然性,但是如果以批量,搞通用,关键是通用标准,就是我一般公务用车我有个通用标准,按照这个通用标准我去批量采购,而且我量大。

  现在协议供货还有一个缺点是什么,就是你入围了,但是我并没有给你采购的定量,所以作为商家来讲我是入围了,可能到最后没人买我的。所以这个对他来说,他承诺优惠价格他的意义不大。

  徐焕东:对,我再补充一点,我们搞这个买国货也好,国产品牌也好,行胜于言,我们要去做,少说多做,我们过去是拿出好多规定,单子出来,我们没有做,反过来我们被别人说我们贸易保守主义,很多国家是去做,但是没有规定,没有说。所以我们今后重点应该放在做上,而且要增加社会宣传和社会监督,这个很重要,有的人不知道《政府采购法》,说政府采购要买国货,从没听说过,还是处以上的干部,有一些不同部门的,他都不知道,他说我买东西我从来没有注意,而且我买的外国货也没有人惩罚我,这个就是问题。

  主持人:听完三位的演讲,我觉得我也看到了自主公车未来的一个趋势,大的趋势,大的走向。我们也持续关注着公务车市场的一些变化,再次感谢三位作客轩辕坛,再见。

http://guardafaro.com/caiwancheng/25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